2015年11月12日:罗马尼亚与北朝鲜

2015年11月12日:罗马尼亚与北朝鲜 罗马尼亚与北朝鲜间的关系从1970年起变得非常紧密。两国领导人尼古拉·齐奥塞斯库(Nicolae Ceausescu)和金日成(Kim Ir Sen)互相访问,彼此同情,尽力加强两国的合作。罗朝两国双边关系基于马克思列宁主义,他们为了争取从苏联的指导下解放出来对马克思主义学说进行了非常严格的解读。在这种背景下,罗朝两国找到了对话与合作的渠道。

2015年11月12日:罗马尼亚与北朝鲜

 

罗马尼亚与北朝鲜间的关系从1970年起变得非常紧密。两国领导人尼古拉·齐奥塞斯库(Nicolae Ceausescu)和金日成(Kim Ir Sen)互相访问,彼此同情,尽力加强两国的合作。罗朝两国双边关系基于马克思列宁主义,他们为了争取从苏联的指导下解放出来对马克思主义学说进行了非常严格的解读。在这种背景下,罗朝两国找到了对话与合作的渠道。

 

          1970年埃米尔·布尔杰里亚(Emil Burghelea)上校被提名为驻平壤武官。2000年他接受罗马尼亚广播电台口述历史中心的采访时向听众解释,在他尽管不会讲朝鲜语并没有担任该职务资格的情况下为何被提名为驻平壤武官:“他们对我说,我因有上校职称容易适应任何情况。我会讲俄语,而且说得非常流利,另一方面有很多朝鲜人会讲俄语,而且也有会讲罗语的,于是我在朝鲜顺利就职的前景很好。在朝鲜战争期间,有数千名朝鲜儿童来到普拉赫瓦(Prahova)河谷,他们都学了罗语,儿童很快就能学会一门外语。在罗马尼亚为这些儿童设立了好几个收容所,北朝鲜大多数驻罗武官都会讲罗语。我想给大家讲一个笑话:有一次罗政府与军事官员对朝鲜进行访问,访问期间,朝鲜国家和党领导人很热情地欢迎了埃米尔·波的讷拉什(Emil Bodnaras) 率领的代表团。他们为波的讷拉什提供非常好的住宿条件。他因为是军官,曾是共产党非法活动分子,所以熟悉非法工作的规则和军事戒律,朝鲜官员对他提供了罗语翻译。他幽默地给我们叙述了他如何试图发现有多少人会讲罗语。陪同他的人很多,从裁缝到鞋匠。有一次,在大家正在轻松歇闲的时候,他想给他们讲一个庸俗的笑话。波的讷拉什说,译者不再需要翻译,因为他讲完笑话后一下子就有10个人放声大笑起来。他们罗语讲得怎么样呢?发音很糟糕,但这另当别论。比如,他们习惯说‘tatal nostru parintesc’(我们亲生父亲)。我告诉他们,父亲不就是亲生我们之父吗?为何要说‘亲生父亲’呢?我从他们的解释所能得出来的意思是,这是出自于避免将自己的父亲与朝鲜领导人混为一谈,因为他们把国家领导人也叫做‘我们的父亲’。”

 

          罗马尼亚同朝鲜的关系逐渐变得非常紧密,埃米尔·布尔杰里亚说:“我们国家之间的关系非常友好,因为是在国家元首和党领导人的层面夯实的。从这个角度来讲, 我在朝鲜担任武官期间享受了优惠的待遇。我可以去一些其他国家武官,甚至俄罗斯和中国武官,都不能去的地方。他们对八国实施保留政策,尽管在朝鲜战争有两百万中国志愿军丧生。此外,在武器交换方面有很多代表团。一般来讲,政府代表团的两主席之一是有争议的瓦希里·约内尔(Vasile Ionel)将军,此外还有一个经济委员会以及很多旨在进一步加深各方面合作的类似机关。”

 

          罗马尼亚曾对朝鲜出口大量卡车、汽车、机床和各个工业领域的产品。埃米尔·布尔杰里亚说:“他们答应了我提出的一切要求,甚至私人要求。我的孩子留在国内,有一次其中一个出了问题,我最终获得了一位部长的帮助,他从飞机走下来,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我妻子,让她回国照顾孩子。这并不是我个人提出的各种各样的要求,但当时面临一个相当严重的情况,因此不得不寻求帮助。他们很快就答应人家的要求,我能去一些其他人都禁止去的地方,如:他们的地下武器工厂等地。至于武器,他们拼命偷窃其它国家的技术和武器。譬如,从罗马尼亚进口自动车床,他们揭开标签,贴上朝鲜语写的新标签,出口给韩国说是在朝鲜生产的。他们向我们汇报这些情况,但我们什么都不说。他们也偷其他国家的技术并不只限于我国。”

 

          罗朝两国的友谊关系非常传奇。有的历史家认为,齐奥塞斯库在很大的程度上受到朝鲜工作和生活方式的影响。在1989年罗马尼亚推翻共产党革命后,两国间的关系经历了很大的演变。


www.rri.ro
Publicat: 2015-11-12 12:40:00
Vizualizari: 718
TiparesteTipares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