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多瑙河广播电台

2016年3月24日:多瑙河广播电台 战争宣传是提高军队和平民士气,并对执政者采取的决定和行动做辩解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民主制度和专政制度都曾利用广播电台进行宣传,来控制向公众传播的信息。多瑙河广播电台(Radio Donau)是为了从讲德语的世界向中欧和东南欧传播信息而建立的,编辑部设在维也纳,转播器安置在波希米亚山。1940年多瑙河电台开播了罗语节目,编辑部由数名译者组成。1944年8月23日罗马尼亚站到了联合国的一边,在维也纳组建了由霍利亚·西马领导的铁卫军政府。他通过多瑙河广播电台罗语编辑部的节目向罗人传播信息。

          战争宣传是提高军队和平民士气,并对执政者采取的决定和行动做辩解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民主制度和专政制度都曾利用广播电台进行宣传,来控制向公众传播的信息。多瑙河广播电台(Radio Donau)是为了从讲德语的世界向中欧和东南欧传播信息而建立的,编辑部设在维也纳,转播器安置在波希米亚山。1940年多瑙河电台开播了罗语节目,编辑部由数名译者组成。1944年8月23日罗马尼亚站到了联合国的一边,在维也纳组建了由霍利亚·西马(Horia Sima)领导的铁卫军政府。他通过多瑙河广播电台罗语编辑部的节目向罗人传播信息。罗语编辑部于1945年5月关闭。

 

          1942年蒂米索瓦拉人尤斯丁·刘巴(Iustin Liuba)去德累斯顿理工大学留学,1944年移居到维也纳。1998年他接受罗马尼亚广播公司口述历史中心的采访时回顾了驻维也纳的罗留学生在广播电台的工作情况。他说:“在多瑙河广播电台有一个由三名罗人组成的小组,他们将最多两三分钟的节目翻译成德语,大部分工作主要涉及新闻综述。所报道的新闻来自国防军最高统帅部,包括‘我们的潜艇在大西洋击沉了装有载重5万吨的船。’等类似的新闻,就是说他们击沉了同盟用于贸易交往的货船。三个小时节目中断,又说:‘我们有一个特殊的信息,我们的潜艇在中大西洋击沉了8万吨的货船。’这些新闻翻译成多种语言播出,罗语编辑部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部门而已,此外还有捷克语、斯洛伐克语、匈牙利语、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轴心国语言、日语、意大利语。”

 

          广播节目很短,仅15分钟,内容包括简洁的新闻。下面请听尤斯丁·刘巴向大家介绍多瑙河广播电台的节目和他们的工作方式:“录制节目后分不同的时间重播,但节目时间并不长。有的节目是直播的,另一些是用乙烯基录制的,因为当时没有磁带。如果念错,乙烯基弄坏了,需要新的乙烯基,因此录音室里有一堆乙烯基。德国情报局向多瑙河广播电台提供国内最新的消息,但谁都不提这件事儿。只说:‘据可靠来源’,常提到的消息来源是‘德国新闻社’(Deutsche Nachrichten Agentur)。还有一群罗马尼亚德国后裔,都会讲罗语和德语,负责审校文章和新闻里的数字是否念得准确。”

 

          1944年8月23日后组建了由铁卫军领导人组成的所谓的“国民政府”,不久在霍利亚·西马领导的政府和其他定居维也纳的罗人间出现了紧张。多瑙河广播电台曾是西马政府向罗人讲话的通道。尤斯丁·刘巴说:“在维也纳组建了所谓的‘国民政府’。当时在铁卫军司令霍利亚·西马和曾担任安东内斯库元帅(Maresalul Antonescu)大使的伊昂·格奥尔基将军(Ion Gheorghe)之间出现敌对关系。伊昂·格奥尔基将军是军队成员,他代表罗人民反共产主义的传统,霍利亚·西马则代表铁卫军,一个极右派组织。伊昂·格奥尔基将军曾担任布加勒斯特战争学院的教师,专业是坦克学。他说:‘我们与苏联作战,但我们不愿意被铁卫军领导。罗人民不拥护铁卫军,罗人民用其军队使反抗政府的铁卫军运动俯首就范’。霍利亚·西马和伊昂·格奥尔基之间的分歧是在维也纳展开的,德国人不知道将新政府的领导职务交给谁来组织反抗不断前进的苏联军队。”

 

          尤斯丁·刘巴回顾了霍利亚·西马为了建立所谓的“人民解放军”同维也纳的罗马尼亚留学生举行会议,气氛颇为紧张。他说:“我们对德国人终于决定将霍利亚·西马任命为总统而使这个国民政府染上铁卫军色彩感到不满。德国人请霍利亚·西马向学生发表讲话,企图招募他们,但他终于遭到失败,没有人报名。”

 

          罗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使命是破坏多瑙河广播电台的转播器。

 

 

逸雪(翻译),苏燕(译审)


www.rri.ro
Publicat: 2016-03-23 12:21:00
Vizualizari: 35
TiparesteTipares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