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3日:被罗共党政权判决的妇女

2016年6月23日:被罗共党政权判决的妇女 在罗马尼亚有很多勇敢投身于反共运动的妇女。其中的一些是支持她们参与抵抗运动的丈夫、父亲或兄弟,另有一些向西方自由世界转达信息,但很多被监禁的妇女的遭遇依然众所未知。调查共党执政期所犯罪行和纪念罗马尼亚流亡者研究所与英国驻布加勒斯特大使馆打算开展一次以参与反共产党政权斗争的妇女为对象的联合研究项目。

          在罗马尼亚有很多勇敢投身于反共运动的妇女。其中的一些是支持她们参与抵抗运动的丈夫、父亲或兄弟,另有一些向西方自由世界转达信息,但很多被监禁的妇女的遭遇依然众所未知。调查共党执政期所犯罪行和纪念罗马尼亚流亡者研究所与英国驻布加勒斯特大使馆打算开展一次以参与反共产党政权斗争的妇女为对象的联合研究项目。女囚犯的刑事登记,如果与其它回忆录的来源和专业文章对照,就会成为有关女囚犯惨痛经历的最确凿证据。下面请听调查共党执政期所犯罪行和纪念罗马尼亚流亡者研究所的研究员康斯坦丁·瓦西雷斯库(Constantin Vasilescu)向大家解释这些文件的重要性。他说:“刑事登记实际上是在监狱里陪同每个囚犯的一种‘旅行日记’。其实,这种文件包含一些基本型信息,如:囚犯姓名、监禁日期、判决、犯罪种类、事前被监禁的监狱及其它对此次研究感兴趣的人很重要的信息。我以这些信息为起点,进行了有效的分析,从中取得有根据的概观,这些文件也许会有一些遗漏,就如情报局1989年前发表的所有其它文件一般,并非完美完善。我这里指的是,这种刑事登记有时会有自相矛盾甚至错误的数据,因为编制这些文件的人常是正在学习镇压技巧的学徒。他们初学的技巧就是:填写‘人民敌人’的刑事登记。”

 

          调查共党执政期所犯罪行和纪念罗马尼亚流亡者研究所制定的报告也包括有关女囚犯社会出身的信息。她们大多数来自农村地区,这被认为是当时罗社会状况的自然结果。多数女囚犯只受过小学教育,其中很少有受过中学或大学教育的妇女。在3802个被调查案件中,2860名妇女被捕时没有任何政治色彩。属于铁卫军运动或传统政党以及德国后裔的女囚犯的数字相比很低。至于被调查案件的犯罪种类,大多数妇女是在最后判决后被监禁的。大多数是在日拉瓦(Jilava)监狱里被拘留,在被判决后在米色里亚(Misela)、米耶尔库雷亚·丘克(Miercurea Ciuc)及布加勒斯特、阿拉德和奥拉迪亚的监狱里执行了判决。康斯坦丁·瓦西雷斯库说:“研究所数据库里76000名囚犯中3802名是妇女,比男人少。不过,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意味着妇女在抵抗极权主义方面不如男人那样勇敢,或她们的牺牲精神亚于男人。这个比例大体上反应出当时的社会现实。男人在决策和政治方面占主导地位。同时,这个数字并不表明妇女在这段期间忍受的痛苦比男人少。几乎每个被监禁的男人都有姥姥、奶奶、母亲、姐姐、妹妹或妻子,她们都竭尽全力地帮助他们。在失踪情况下,特别是失踪的游击队员,妇女们是必须面对秘密警察调查的人。我想强调的是,3802这个数字并非最后数字,只不过是有文件记载的数字而已。”

 

1965起,很多政治逮捕隐藏在普通法罪行的名义下,或被强制住在精神科观察治疗单位,后者是共党执政最残酷的镇压形式之一。随着调查共产党罪行和纪念流亡者研究所的研究的进展,被监禁在共产党监狱里的3802名妇女案例的数字将会一同增加。康斯坦丁·瓦西雷斯库说:“这次研究的目的是编制一部以被监禁的罗妇女为主题的词典。词典有一个内容丰富的前言。这个前言本身可以被视为一部书,因为其阐释和概括的工作并不亚于研究工作。”

 

其他许多妇女的罪刑登记目前依然与日拉瓦监狱普通法罪犯的档案混杂在一起。

 

        

 

逸雪(翻译),苏燕(译审)


www.rri.ro
Publicat: 2016-03-31 09:46:00
Vizualizari: 54
TiparesteTipares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