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0日:一战后罗共产主义的夺权之争

2019年1月10日:一战后罗共产主义的夺权之争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并没有带来众人渴望的和平。 欧洲逃脱了战争,但又陷进了一个动荡不安的时期,各地爆发的革命和持续的武装冲突带来不稳定的情势。 1917年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为俄罗斯带来了共产主义的胜利,但这仅是无政府主义混乱的开始。 共产主义在欧洲各地鼓动,试图利用战后的创伤和弱势,来按照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去建立一个社会,借着私有财产的废除和人类剥削的消失为人们带来幸福。但是渴望和平的欧洲社会对苏维埃制度的危险做出反应。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并没有带来众人渴望的和平。 欧洲逃脱了战争,但又陷进了一个动荡不安的时期,各地爆发的革命和持续的武装冲突带来不稳定的情势。 1917年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为俄罗斯带来了共产主义的胜利,但这仅是无政府主义混乱的开始。 共产主义在欧洲各地鼓动,试图利用战后的创伤和弱势,来按照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去建立一个社会,借着私有财产的废除和人类剥削的消失为人们带来幸福。但是渴望和平的欧洲社会对苏维埃制度的危险做出反应。

 

在罗马尼亚,激进的共产党和社会党人组织起来试图夺权,就像1918年12月13日在皇宫附近的胜利大街上所发生的事件一样。 当时政府的反应激烈凶悍,导致多人伤亡。然而在12月13日事故发生之先就已有印刷工人12月6日的罢工,要求增长工资和8小时的工作日,并宣布另有13日的再次罢工。但这新的罢工转变成了抗议示威,不少社会党人的加入喊出了反对罗马尼亚军队,罢黜国王和宣布建立共和的口号。埃米利安·约内斯库将军在1918年还是中尉军官,从1979年罗马尼亚广播公司口述历史中心对他采访的档案中,我们了解到这些事件发生的经过:“我记得12月13日是一个阴暗寒冷的日子,当时斯特芬内斯库将军在胜利大街警察总部的办公室里得着报告,有些工人团体聚集在国家剧院广场,於是我陪同他步行前往巡视,的确看到几群工人团体在那里聚集并沿着胜利大街前进。另外还有工人团体聚集在工会大楼,就是现今的宫殿大会堂。当时,在战场上颇得好评的三个军团已被调进布加勒斯特作为“可信军团”,并由当时的王储卡罗尔亲王来指挥。"

在胜利大街与扬·甘比内亚努街的交叉路口,写下了那一天的历史。埃米利安·约内斯库说:“就在国家大剧院前,当这些来自邮政局及其他来自扬·甘比内亚努路的工人队伍聚集时,这些工人的代表团来到斯特凡内斯库将军前要求允许游行示威。也就是说,游行到皇宫前来提醒费迪南德国王:他曾在1917年3月的摩尔多瓦南部的战役前夕,向军队做出承诺,将在战争结束后获得土地,获得面包,获得自由。因此他们要求“将军大人”同意经过皇宫前来提醒国王陛下对默勒什蒂(Mărăşti)、马拉塞斯蒂(Mărăşeşti)与奥伊图兹(Oituz)这些战役前夕所作的承诺。“

但示威者的激昂情绪情以及治安当局的严拒对话导致了随后的血腥结局。埃米利安·约内斯库说:“斯特凡内斯库将军直奔位于科学院街的内务部,去与其中指挥部的马格纳尼亚将军交谈,但该部拒绝了工人们的要求,引发了众人的怒火。 结果,引起骚乱,从扬·甘比内亚努街方向来的工人群体呼喊着坚持他们的要求。这使得马格纳尼亚将军非常恼火,意识到可能会有争斗,於急忙下令从“可信军团”里调出一个机枪排立刻准备射击。“

这个治安部队的行动导致数十位工人的伤亡。 根据调查,在示威期间被逮捕的社会主义者夫里姆当场丧生。埃米利安·约内斯库指出当局那天所犯的错误时说:“内务部治安条例规定,在这种示威情况下,军事检察官和喇叭手应该出现在现场作出警告,然而当时既没有检察官,也没有下命令的人,就连发出警告吹号手都没有!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全然动武,而是恐吓性的向上开火。但是守在机枪边的士兵们却全然开火扫射了。 在第一阵射杀下,国家剧院广场附近的甘比亚努街上有87人横死街上,其中包括许多孩子和妇女。“

尽管对丧生者的数字还存有争议,但这些人丧生的情况却是极为不寻常的。 毁灭性战争结束后的混乱以及衍生的血腥极权的乌托邦都表明,在事实上只有民主政体才能保有恢复国家正常状态的解决方案。


洛河(翻译),苏燕(译审)

注意:本文版权仅属罗马尼亚国际广播电台所有,并受国家版权法保护。任何复制,引用及转载需得本电台同意,并不得超过500字,且须在文后注明文本出处及链接网


www.rri.ro
Publicat: 2019-01-10 13:57:00
Vizualizari: 10402
TiparesteTipares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