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5日:罗中建交70周年(十)

2019年9月15日:罗中建交70周年(十) 在今天的节目里向您介绍中国的一位老朋友弗洛雷·杜米特雷斯库(Florea Dumitrescu)。1978年7月至1983年4月担任罗马尼亚驻华大使。

1949年10月5日,罗马尼亚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罗马尼亚成为世界上第三个同新中国建交的国家。罗中两国人民在困难的时刻相互支持,相互帮助的例子不胜枚举。“患难见真情”是70年罗中关系的真实写照。

这种特殊关系是如何开始和发展的呢?

在今天的节目里向您介绍中国的一位老朋友弗洛雷·杜米特雷斯库(Florea Dumitrescu)。1978年7月至1983年4月担任罗马尼亚驻华大使。四年前在接受本台采访时杜米特雷斯库回顾了他抵达中国就任大使的情景:

***

到中国就任前,我已担任了财政部长九年,以这个资格我来理解罗中关系,有两个重要事件使罗中关系更加接近,就是1970-1971年间罗马尼亚发洪水及1977年发生地震。

我记得当时由副总理Radulescu带领的一个代表团已在1971年访问了中国,中国给了我们1亿美元的免息贷款来救灾。

其次是在毛泽东和周恩来去世后,中国人开始寻找摆脱社会贫困的办法,且想取得显著进步。当邓小平作领导时,中国人开始问:“我们要做什么?我们要去那里?”然后他们决定学应做什么,积极的办法让经济顺利发展.他们看到在兴建楼房、企业、工厂、农业等事上我们都有发展。那时我们经济年增长率达10-11%。

 

我到北京后受到国务院副总理吴兰福的接见,并问到我的目标。我回答说希望加强双边关系。他听后说:“大使先生,你们在罗用什么办法得到如此的发展?我们需要做些什么?”这是个根本性的问题,中国有目标,但必须改变方向,而且需要我们的支持。他继续说:“我们非常高兴能接待您,特别是您曾担任财政部长,了解所有的经济机制。我们也想向你们一样,因为我们也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邻居是日本,但不想学他们,因制度不同,跟美国学也不行,他们也是另一种制度。”

 

1970年至1978年

 

谈到中国应该采取什么行动。当时中国不知道与西方体系合作。我说,“我们早就进入国际市场,同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我们都有关系,但是我们没有钱来修建工厂,增产及增加出口,所以我找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我告诉吴副总理说:“我们必须先用金融工具。我们虽与许多国家有关系,但我们进出口水平较低,我们的工业不那么发达”。我强调用贷款及发放与得到贷款的必要。当时,中国只在国内投资。我说,罗马尼亚不但在国内,也在阿拉伯国家、亚洲国家投资,希望以这样的方式同中国合作。最后,在说完了我所有希望与目标后,他立即表示:“亲爱的大使,我们认真听了您的话,但我们没有发放和获得贷款,也没有允许在外投资或获得投资的法律。这样就不做这种贷款和投资”。我说,如果不采用这种法律,就会继续这样下去。他们说:“我们不投资,我们也不接受投资。如果我们给的话,就是直接援助。”

他们已经在越南、印度尼西亚,在周边国家捐赠了数十亿美元的援助。给了越南20亿美元,因越南人也被俄罗斯人拉拢。我们不要以为这都是免费援助,而是20-40年的长期贷款。所以,他们送出很多钱但效率很低。改革开放后,与中国开始合作的第一个国家是罗马尼亚,两年内我们改变了中国所有的经济机制。

 

我告诉你:中国改革开放政策大都是基于罗的经验。这是所有在那个时代的人都承认的事实。

 

我们在两年内将交易额从4-5亿美元增加到10亿美元。当我们的交易达到10亿美元时,媒体予以报导,大家都知道。苏联大使Şcerbakov在招待会上他问我:“弗洛雷,你是怎么做到的?莫斯科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已经达到10亿,而我们才7亿。我们同中国有数千公里的边界,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我说,“这不是奇迹,只是加强了合作”。

 

1982年下半年,我见到邓小平。他说:“我们希望制定一些政策,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我们希望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加4倍。先生,认为可行吗?”我回答说:“中国有这么多的财富,不论是人力和物力,财力不行,但可以达到这个目标。只是不能用当前的政策,要改变政策。让百姓尽量工作,让他们提意见,提建议。”

 

现在他们就是这样做。中国国家领导让百姓挣到钱,尽管有差距,但据公布的文件,他们要去除不平等,更好管理工资及收入的分配。所以他们有改善。

 

1994年至2018年

 

当然,中国也帮了我们很多。1970年洪水后,他们给了我们约50-60个项目,一家钻石厂等,而这都帮助了罗马尼亚的现代化和行业发展。由于他们的帮助,我们发展得就更容易了。另外,在政治方面,他们总是和我们站在一起。1968年,当齐奥塞斯库组织了人民大会批评俄国人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并在普鲁特河岸调动坦克,周恩来总理在1968年8月23日 – 当时罗马尼亚国庆节 - 来到罗驻华使馆宣称:“如果罗马尼亚遭到袭击,我们将与罗马尼亚站在一起”。他是想让所有在场的人都听见。

 

你们应知道,我们的友谊是特殊的,不像我们见面握手、亲吻、吃饭就行了。不是这样,我们的关系是相互信任,我信任他,他信任我。当两国相互信任时,事情就容易了,人们互相理解也容易了。

***

听众朋友们,以上您收听了弗洛雷·杜米特雷斯库在2015年接受本台记者采访的部分内容。他在1978年至1983年期间任罗马尼亚驻华大使,1995年以来任罗中友好协会主席。2018年4月16日因心脏病梗塞去世,享年91岁。

 

听众朋友们如果有关于罗中之间交流、互访、图片等资料,请发给主持人马利安(marian.mizdrea@yahoo.com),我们在《万花筒》节目里会播出。提供最有意思故事的几位听友将获得主持人的奖品。今年10月13日的节目里将播出获奖者的名单。希望一起努力,更深的了解两国友谊的历史和为此做出贡献的人们。

***

弗洛雷·杜米特雷斯库(Florea Dumitrescu) 1927年4月4日出生于罗马尼亚南部Teleorman 县的Necsesti村。作为经济学家的职业是从国家中央银行就业开始的。1969年8月至1978年3月担任共产党政府的财政部长,1972年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中第一位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签署协议的部长。1978年7月至1983年4月担任罗马尼亚驻华大使。1984年3月至1989年3月担任国家中央银行行长职务。1995年担任罗中友好协会主席,直到去世。


www.rri.ro
Publicat: 2019-09-15 15:05:00
Vizualizari: 353
TiparesteTipareste